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凯风地图

高级搜索
地方网群: 兵团呼市
快讯:
“两节两会”进入倒计时 西安人将在家门口感受世界文化的脉动 全国186名大学生为眉县猕猴桃代言 西工大研制出微小型水下自主航行器 男子醉酒躺卧公路被碾亡 民警钻300余辆车底破案 西安有了 女士专用停车位 两小伙出租房内 打印出20余万元高仿假币 日本醍醐寺国宝来陕展出 服刑回来发现房子被拆 法院判城改办违法 英航展一飞机坠落海面 围观民众救出飞行员 上海一公交车撞倒限高龙门架 幸无人员受伤

当前位置:首页>陕西>凯风文苑

《“传福音”的女人》连载十二:“见证”“三赎”

2016年08月29日 09:17 作者:侯春霄 来源:凯风网 [纠错]

【字体:[打印本页] [发表评论] [关闭窗口]

  

  编者按:我多愿这个故事完全出自于虚构,而故事里的人物又是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 ,但不幸的是:这一切却都实实在在的发生过……

  ——刑警乔玉刚的一句话

   

  图片来自网络

  多年以前,刑警乔玉刚曾随手写下这样一段话: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大学生嫁给了一个有点傻气的庄稼汉,这事说起来你信吗?你可以把它当作神话,也可以对此提出百般质疑,但是,这样的传奇却实实在在的发生过。而要细说这个传奇,就不得不提起一个天使般美丽的名字:李翠萍。只可惜,这个人不是天使……

  李翠萍到城东片的时间是麦收时节。

  与做贼的见了别人的好东西就眼馋相比,“神灵附体”的“三赎”弟子更有见了好年景就心里发痒的邪癖。那年麦子收成挺好,家家户户都是装的大囤满小囤流,人人脸上挂着丰收的微笑。眼见“福报”就在身边,门立勤主执也就给各分会点下达了硬指标,规定“慈惠钱”在原来的基础上加收两成。下面的各级主执虽然叫苦不迭,但“神的旨意”又岂能违抗?没有别的办法,也只好硬着头皮层层摊派。不管怎么说,“慈惠钱”的来路总不外乎两条道:一是让 “老果子”勒紧裤带“上慈惠”,二是结新“果子”扩大财源添新钱。

  李翠萍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被门立勤派出去的。说是做了什么小分会的“奉差”,其实还得靠“做工”吃饭。“三赎”门下不养闲人,要想活命就得自食其力。“做工”和“打工”虽然只是一字之差,含义却有天壤之别。“打工”是堂堂正正的靠劳动挣钱,而“做工”却是鬼鬼祟祟的坑人骗人。经过前三个月的实习,李翠萍渐渐习惯了这种见不得阳光的生活。她在“接待家庭”听当地姊妹介绍了一下情况,立刻就锁定目标出了手。这一出手还干的真漂亮,立马就搞定了一个叫小帆的女大学生,并顺势创造出一个“复活家庭”。初次“做工”就结下这么大一个“果子”,让李翠萍更加对魏玉秀佩服得五体投地,同时也更加感激这个领路人:魏玉秀还真不是个凡家人,看来她真是有“神灵附体”了。

  小帆是个马上就要毕业的大学生,因为工作没有着落,处了三年对象的同班同学跟她道了拜拜,所以,两个月来心情一直非常苦闷。父母怕她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出事,就今儿催明儿催的让她回家来。无路可走的小帆也只有回家这么一条退路,而因为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,不能为她找到一条就业门路,这条退路几乎也就成了绝路。回了家的小帆一天天消瘦下去,有一次竟接连两天水米未进。

  李翠萍是打着祷告治病的幌子去的小帆家,等见到小帆却又改了主意。她既没有挂什么“得胜旗”,也没有跪在地上“咿咿呀呀”的祷告,而是漫不经心的与小帆谈了几句和神不沾边的话,临走又给小帆留下了一本《七步灵程》。

  李翠萍并不急于“结果”,三天过后才二次登门。这回她就像老师教一个刚启蒙的小学生那样,把该书的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没边没沿的胡侃了一通,让小帆这个大学生觉得真像是遇到了天底下最好的博士生导师。因为曾经做过课前预习,小帆便是带着问题听新课,对导师的讲解也就理解的更为透彻,所以,对李“奉差”传出的“福音”不知不觉间就照单全收了。第二天,小帆就被李翠萍收到“三赎”门下并跟随她外出“做工”。有小帆这个本地人带路,李翠萍“做工”更是如虎添翼,只一个月时间就结了十八个“果子”,建立两个教会点。而小帆自从跟随李翠萍传起“福音”,精神也大见好转。她的父母看在眼里喜在心里,也更加坚信“三赎”真有神能,经李翠萍稍稍那么往前一领,一家人便稀里糊涂的信了“三赎”,一个“复活家庭”就这样被打造出来。

  从来没有收取过“慈惠钱”的李翠萍姊妹也有了拿“果子”的钱“上慈惠”的历史。这是她入门后的第一桶金,有两万多块。她把这笔“慈惠钱”直接交给了小分会主执门立勤,并炫耀般的讲了自己的“做工”“灵程”,很像聚会时的“作见证”。

  门立勤看着这个丰满漂亮的女人,心思早就跑到不知哪一块云彩上去了。以前随老婆到丈人家走亲戚时,他也见过李翠萍。当时他的心里就升腾起一股无名的羡慕嫉妒恨:兰福顺这小子哪辈子修来了这么深的艳福,怎么漂亮娘们儿就都争着抢着往他跟前凑?真他妈邪了门儿了!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时光轮回,乾坤倒转,二十年过后,与兰福顺有亲密关系的两个女人却又凑到他的跟前。门立勤手里攥着“慈惠钱”,一本正经的说:

  “‘翠灵’姊妹,你愿意为‘三赎’献出一切吗?”

  李翠萍不假思索地说:“当然愿意。”

  “那么说,你也愿意为‘三赎’献出身体喽?”

  “主执……”李翠萍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  “其实,‘转灵气’是消除自身原罪的最好办法。身上的‘灵气’多了,原罪自然会迅速消除掉的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“你说,真心信奉‘三赎’的姊妹是不是非常愿意被‘转灵气’哟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你再想想,这个小帆姊妹是不是也很需要‘转灵气’呢?”

  李翠萍这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,庆幸这个老色鬼没算计到自己头上。当天晚 上,小帆就在李翠萍的引诱下被门立勤主执“转了灵气”。多年以后,迷途知返的“三赎”信徒小帆声泪俱下的控诉了门立勤的兽行。要是门立勤当时在场,小帆非得把他撕巴烂了不可。

  然而,这才只是小帆姊妹噩运的刚刚开始,“三赎”赐给她的可恶的“福报”还远远没有结束。两个月后,小帆被门立勤指婚嫁给一个半痴呆的傻小子,这家人也是一个“复活家庭”。小帆婚后一年就生下个大胖小子,一家人自然是欢天喜地的把他当祖宗一样供奉着。可等到了三岁上,却发现这个孩子患有先天性痴呆症。

  这段婚姻作为“三赎” “最美妙的福音”被他的弟兄姊妹们广为传播,成了“复活家庭”获取“福报”的最好“见证”。于是,又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庄稼人被拉进“三赎”门里。“三赎”的“福音”就像“发酵粮”似的迅速膨胀起来。到了年底,门立勤竟做梦般的有了建立“福音村”、“福音乡”的臆想。为实现门主执的这一构想,“三赎”的弟兄姊妹成群结伙下到各村,村不漏户、户不漏人的“作见证”“传福音”,闹得鸡飞狗跳、人心惶惶。然而,门立勤的美梦终归是自欺欺人,没过多久,那些乘兴而去败兴而归的弟兄姊妹就一个个愁眉苦脸的“回报”说:这事根本行不通。为了给自己的说法“作见证”,他们还掏出一大堆反邪教协会的宣传材料交给了门立勤主执。

  (未完待续)

【责任编辑:商山洛水】

我要评论
盘点百科 更多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4016129号
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