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凯风地图

高级搜索
地方网群: 兵团呼市
快讯:
“两节两会”进入倒计时 西安人将在家门口感受世界文化的脉动 全国186名大学生为眉县猕猴桃代言 西工大研制出微小型水下自主航行器 男子醉酒躺卧公路被碾亡 民警钻300余辆车底破案 西安有了 女士专用停车位 两小伙出租房内 打印出20余万元高仿假币 日本醍醐寺国宝来陕展出 服刑回来发现房子被拆 法院判城改办违法 英航展一飞机坠落海面 围观民众救出飞行员 上海一公交车撞倒限高龙门架 幸无人员受伤

当前位置:首页>陕西>文史大观

朱元璋因"苦大仇深"成事 当皇帝后却因此自卑

2016年09月01日 01:29 作者:李国文 来源:北京晚报 [纠错]

【字体:[打印本页] [发表评论] [关闭窗口]

  明代这位开国帝王,自称起自布衣,托迹缁流,掠入行伍,适天下大乱,遂起兵滁州。这当然都是拣好听的说,他明白,当过和尚,当过兵痞,游方讨饭,打家劫舍,并非十分光彩之事。所以,他在自撰《朱氏世德碑记》的文中,总是强调“上世以来,服勤农业”“先祖营家泗上,置田治产”。其实,他只是一个无家无业的“流民”,与土地,与农业,与春种秋收,了无关系。

  “流民”,属于江湖,而江湖,是周旋于统治阶层和被统治阶层之间的流离分子组合体。他们有时站在官方立场,鱼肉百姓;有时也站在民间立场,反抗苛政。当统治者强,他们是统治者的狗腿子;当受压迫者强,他们又成为造反的急先锋。每当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之日,便是他们铤而走险,亡命冒险,举事起义,投机搏命之时。农民因为田地的羁绊,其革命性,远不如这些没有什么害怕失去的流氓无产者、痞子先锋来得坚决,所以,朱元璋就因为他非本质上的“农民”,而单枪匹马在江湖上历练了差不多四十年,才打下这片江山。这是他的光荣,完全用不着讳莫如深。

  明代陈继儒《狂夫之言》中载:“太祖常躬祭历代帝王庙,至汉高像前曰:‘我与公皆布衣,起得天下。公是好汉子!’命再加一爵。”其实,朱元璋这个赤贫无产阶级,或流氓无产者,根本没法跟泗水亭长相比。从《朱氏世德碑记》“某自幼多疾,舍身皇觉寺中。甲申岁,父母长兄俱丧,某托迹缁流。至正二十四年,天下大乱,淮兵蜂起,掠入行伍……”来看——

  他的职业:当过和尚,混过盲流,干过兵痞,做过蟊贼。他的履历:在地主家放过牛,在庙宇里挂过单,在流浪时讨过饭,在落草中打过劫。

  虽然按照今天的观点,这都是他的优势,他比刘邦更无产阶级,更苦大仇深,更彻底革命,更立场坚定。但在封建时代人们眼里,这都成为他的劣势,这些不光彩的过去,是上不得台面的。为这些阶级胎记,当上皇帝以后的朱元璋,自卑、恼火,觉得玷污自己,耻于谈论。这样,他说,可以;别人说,不行,构成他绝对碰不得、始终解不开的心结。

  洪武年间,开科取士,太祖翻阅考中的生员名单,一名来自江西婺源的姓朱的举子,吸引住他的目光。如果此人是南宋朱熹后裔的话,排个转折亲,攀上一位先贤当祖宗,岂不很是光彩吗?那个考生当然了解太祖杀人不眨眼的脾气,哪敢撒谎,连忙申辩与朱熹并非同宗,连远房也不是。朱元璋一想,这个学子都不冒认圣人为祖,朕就更犯不着了,遂寝息了这个认祖的念头。

  这是一件小事,但可解了朱元璋心底里的这个结,左右他的一生。

【责任编辑:张 东】

我要评论
盘点百科 更多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4016129号
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